宁夏党史教育网头部
今天是
>>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党史期刊?->?党史研究参阅

毛泽东在宁夏的五天四夜

来源: 时间:2019-01-08

  1935年 9月 17日,毛泽东率领的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即中央红军),攻克天险腊子口后进入甘肃境内。 20日,部队到达甘肃岷县以南的哈达铺进行休整, 22日,在哈达铺关帝庙召开了全军团以上干部会议。毛主席作了政治报告。他在报告中分析了当前形势,批评了张国焘的错误。明确地提出红军长征的落脚点在陕北,动员大家到陕北去,同陕北红军会合。同时,正式宣布将红一方面军和中央领导机关改称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彭德怀任司令员,毛泽东任政治委员,叶剑英任参谋长。全军下辖三个纵队,红一军团改为一纵队,林彪任司令员,聂荣臻任政治委员;红三军团改为二纵队,彭德怀(后为彭雪枫)任司令员,李富春任政治委员;中央军委直属队改为第三纵队,叶剑英任司令员,邓发为政治委员,全支队约 7000余人。?

  10月 5日凌晨 4时,右路一纵队从静宁高家堡出发,经七里乡、灵芝乡显神庙等地,进入西吉县玉桥,到达单家集驻军。毛泽东、张闻天、王稼祥、博古等率中央机关随一纵队行动,同日从界石铺出发,沿西兰公路东行至高家堡,然后经公路北侧上山,沿一纵队所经路线,向东北方向前进,下山后过葫芦河到达单家集,当晚宿营于单家集。左路军二、三纵队从界石铺出发(周恩来、林伯渠等随二、三纵队行军),途经七里乡、灵芝乡魏岔、长塬等村,行程 60华里,到达西吉县公易镇的上村、新合村、撒家湾、阎家湾、西冶等村宿营。

  毛主席率领陕甘支队进入回民地区后,为了赢得广大回族群众的理解和支持,及时制定并发布了《回民地区守则》等规定。各级领导对部队进行了全面的民族政策教育,对严格遵守回民风俗习惯等问题提出了具体要求。毛泽东等中央领导更是身体力行,言传身教。毛主席教育身边的同志说:回民有回民的规矩,比如他们不吃猪肉,不说“猪”字,这不奇怪。一个国家一个地区,直到一个家庭,都有自己的规矩。你尊重那些规则,他们就欢迎你,搞得不好,就要打架闹事。我们到了这些地区,一定要处理好和回民群众的关系。尤其是路过清真寺和回民的家,不要冒冒失失地进去。?

  10月 5日傍晚,毛主席等中央领导和红军部队来到单家集后,受到了广大回族群众的盛情欢迎和款待。当村里的回族群众听说红军来了,都高高兴兴地走出家门,在街道上摆上桌子,桌子上放着水果和食品,热烈欢迎红军,亲切地称红军是“回民的军队”、“仁义之师”。有几位回族老人,双手捧着小瓷碗,恭恭敬敬地给红军官兵敬茶水,感动得在场的中央领导和红军指战员热泪盈眶。

  毛主席等中央领导进村后,就去参观单南清真寺,并拜访了阿訇,同他们共叙军民情谊,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当阿訇得知毛泽东等同志是红军的最高领导人时,心情非常激动,连声说“色俩目、色俩目”!表示最诚挚的欢迎和敬意。毛主席给阿訇和在场的回族群众讲解了中国共产党和红军尊重回族人民的风俗习惯,保护清真寺,保护回文经典,主张民族平等等政策。阿訇们听了非常高兴,马上招呼回民给红军腾房子,粮食也照市价卖给红军,并盛情邀请毛主席等中央领导在清真寺吃饭。毛主席道谢说:“不打扰了!”便同其他中央领导一起走出了清真寺。当晚,毛主席住宿在单家集南头清真寺北侧附近一位回族农民家里。毛主席等中央领导和红军离开单家集的第二天,国民党的飞机连续几次轰炸了单家集,共投下 7枚炸弹。毛主席住过的房子和单家集清真寺均遭轰炸,至今,清真寺北厢房仍留存着 20多处炸弹穿洞的痕迹。?

  10月 6日拂晓,右路军一纵队由单家集、兴隆镇出发,经什字乡的新店子、什字路、杨家磨、黄湾等地,进入原州区(原固原县)的张易堡宿营。左路二、三纵队从公易镇出发,越过葫芦河后,经将台堡等地,行程 70华里,当晚宿 于马莲川。毛主席等中央领导于 6日晨 6时从单家集南头出发,经兴隆镇陈田玉村山口,折向东北,从上马家嘴翻山,经杨家磨走小路,下午到达张易堡。当晚,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住在张易堡北街的坑坑店。?

  7日凌晨,驻将台堡的敌 28旅的前哨部队接近张易堡以西的阎官大庄,红军留一部分部队在堡子梁据险狙击。部分红军队伍经盘龙坟、下磨、王套,越后莲花沟,向前莲花沟行进,直接到达裴家庄。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从张易堡出发,翻过张易南堡子山,经蒙家槽子、后庄、前庄、野鸡岘,越小水沟,沿南马场、北马场,顺山沟(或山梁)北行,到裴家庄,与从莲花沟过来的红军会合。准备越平银公路后向北行进。

  毛主席等中央领导沿小水沟登上六盘山(这里说的六盘山不是主峰,是指主峰以东的山脉)。六盘山是中央红军长征途中经过的最后一座高山,山势险要,道路陡窄,盘旋曲折。国民党军为了阻止中央红军与陕北红军会合,调重兵于六盘山一带设防。当时,六盘山西麓隆德县城驻有敌毛炳文第二师李英部,东麓和尚铺一带驻有东北军何国柱骑兵第 7师门炳岳部,毛炳文第八师陶峙岳部紧紧尾随,在六盘山以北 30公里的固原县城(今原州区)亦驻有何国柱的骑兵部队,三营、黑城一线驻有马鸿宾 35一部。

  在上青石嘴附近的狍牛山,林彪、聂荣臻、左权在勘察六盘山东麓敌情时,从望远镜里观察到从南而来的约有两个连的敌人进入六盘山下的上青石嘴,挡住了红军前进的道路。聂荣臻将此情况报告了毛主席,毛主席当机立断,决定从敌人兵力较弱的上、下青石嘴一带,穿越平(凉)银(川)公路,向乃家河、阳洼方向前进。于是,一纵队在前莲花沟召开指挥员会议,部署突袭青石嘴,消灭敌人,截断平银公路的作战方案。决定四大队(队长王开湘、政委杨成武)担任正面攻击,一大队(政委杨得志)和五大队(队长张金山)从两侧迂回包抄,十三大队(队长陈赓、政委邓飞)担任后卫掩护。当时,在青石嘴村的国民党军是门炳岳骑兵第 13团的两个连,他们负责向固原运送军装和弹药。红军隐蔽前进,乘敌人尚未发觉之机,迅速将其包围,除敌团长和少数敌军逃向开城外,俘虏骑兵 100多人,缴获 10余辆马车的弹药、被装和 100多匹战马。一纵队用这些战马装备了侦察连,这是中国工农红军组建的第一支骑兵侦察部队,第一任骑兵侦察连连长梁兴初,副连长刘云彪。在开城,一纵队特务团及侦察连曾与敌骑 21旅的一个团交战,被打败后,敌骑兵溃退固原。

  毛主席在狍牛山山顶饱览了六盘山的雄姿,然后坐在一块石头上对张闻天说:“这里可观三省、快到陕北了”。休息片刻,慢慢站起来又说:“你们看,现在天高云淡,红旗漫卷,大雁南飞,景色多美好啊!”在此构思了气壮山河的着名诗篇《清平乐·六盘山》。

  青山嘴战斗结束后,红军迅速越过平(凉)银(川)公 路,进入彭阳县境内。固原守敌何柱国部派一个骑兵团赶来增援,与红军担任后卫的十三大队陈赓、邓飞部遭遇,十三大队迅速抢占有利地形,歼敌近 200名,冲破敌军围堵,继续掩护主力部队行进。

  红军先头部队沿着古城河(茹河)向东挺进;午后,红军大部队通过平银公路,进入古城一带。 7日夜,红军宿营于青石嘴以东小岔沟、阳洼、乃河(今属彭阳县古城镇)一带村庄。毛主席当晚住在阳洼村东头张有仁家的一孔窑洞里。张有仁看到红军不扰民,在院子外面支—口大缸煮洋芋,又听说红军是打土匪的、是老百姓自己的军队,就宰羊慰劳了红军,张有仁老伴王彦花亲手给毛主席做饭、烧洗脚水。红军给张有仁家放了 6块银元。是夜,毛泽东就坐在张有仁家窑洞的火坑上,在闪烁的油灯下记下了六盘山顶吟诵的《长征谣》(后改为《清平乐·六盘山》。1961年 9月,应宁夏人民的请求,毛泽东又亲笔书写《清平乐·六盘山》一词,赠于宁夏人民)。?

  8日晨,红军分两路向白杨城(今彭阳县)前进。右路一纵队从小岔沟出发,行至古城川,遭遇国民党马鸿宾部第 35师 144旅 205团的两个营,红军一纵队四大队队长王开湘和政委杨成武观察敌情后,遂决定布成“口袋”阵,以痛歼敌匪。王、魏两敌进入包围圈后,在红军突袭下,乱作一团,官兵互不相顾,丢弃辎重,拼命向北溃退。此战红军击溃两营之敌,浮敌 20余人,缴获枪支 80余支及全部辎重。左路二、三纵队从挂马沟出发,经海口、任山河,两路部队隔茹河齐头并进。一纵队四大队为全军前锋,天明到达白杨城,消灭了尚在酣睡中的邓宝珊新一军两个连。中午,红军大部队相继到达白杨城,正准备休息吃饭,突遇敌机空袭,只好分散隐蔽防空。毛泽东等人到白阳城时,正遇上敌人的飞机空袭,毛泽东即到城墙上的一孔窑洞里躲避。接着,尾随之敌又接踵而来,红军顾不上吃饭,仍分两路继续前进。左路二、三纵队向北上山,经堡子崾岘、李岔、祁家小岔等地,晚上在王洼一带宿营。右路一纵队继续向东挺进,经任湾、吴塬,在城阳东北上长城塬,来到赵家山畔、乔渠一带宿营。在赵家山畔,红军没收了大财主赵维新的 200多只羊和 200多石粮食。毛主席仍随一纵队行军,当晚住在乔渠村乔生魁家。?

  10月 9日,毛主席与右路一纵队一起,从乔渠东北下长城塬,经刘塬、米塬、和沟,到达孟家塬与左路二、三纵队会合,出彭阳县境进入甘肃镇原县境。 10日,红军到达固原三岔(今属镇原县),与刘志丹派来的交通员相遇。当晚,红军宿营于三岔街头。然后东出今宁夏境,经甘肃镇原、环县,于 10月 19日到达陕北吴起镇。不久,在甘泉县下寺湾与红十五军团胜利会师,胜利地结束了二万五千里长征。

  毛泽东主席作为一代伟人,虽然只是在长征中途经宁夏,却将红色基因永远地播撒在这片热土,为宁夏留下了不朽的精神财富。六盘山作为红军长征中翻越的最后一座高 山,也成为红军长征的胜利之山。广为流传的旷世名句“不到长城非好汉”成为宁夏人民的精神坐标,将永远激励这片土地上的各族群众始终坚定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坚定信念,始终保持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优良作风,始终保持团结奋进、共克时坚的优良传统,始终保持自强不息、追求卓越、勇攀高峰的精神状态,为“建设美丽新宁夏,共圆伟大中国梦”努力奋斗。

  (本文由自治区党委党史研究室研究一处处长胡伟东、研究一处调研员高天娥、机关党委专职副书记吴建彬、研究二处副处长侯晶晶撰写)?

宁夏党史教育网尾部